Lacie1998

【TSN/MEM】Eduardo Saverin的13天(番外篇之Mark)

Mark篇




Mark Elliot Zuckerberg 拥有一座代码蓝的帝国,但是里面除了他,没有其他人。

其实,即使是被称为人形机器的Mark,他的硬盘的最深处,却存着一个永远不会被删除的文件夹,“Wardo”。即使文件夹很大,但是Mark从来没有想过去清理它或者是删减它来增加储藏空间。


因为,这是一个文件夹,收藏了一个不会回来的人,和一份不为人知的情感。





曾经有个人这样告诉我:“你知道吗?你就像一只野猫,活得高傲又自由,却背负着无法痊愈的伤口。粗线条的你曾经以为这样很酷,却不知道那有多痛。”

我想,我是真的爱过他,却到底是没有学会如何去爱他
我想,我是真的爱着他,却也是真的伤透了他


在失去他的数以万计的未来里,每一天都没有他,每一天也都有他。
我废寝忘食、夜以继日的打代码,让工作充斥我的整个身体,不是说我真的爱代码爱Facebook超过我的生命,我只是不愿去想起那个既定的结局。
在他离开的第二天,我开始克制不住自己去想念他,我开始明白他终究是下定决心离开了我的生命。

但是,我不甘心。

我始终坚定自己作出了正确的决定,错在他。他不应该伤害Facebook,他不应该拒绝我的要求,他不应该离开我。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在侵入了我的生活,占据了我的心之后又离开,留我一人。

所以,我选择冷眼相待。我选择打官司,若他想要,我会给他我的一切,但是我不愿意他用这种形式来索取,就好像我做了什么天大的坏事。我不愿意相信,我真的伤他至极。

世人都道我铁石心肠,却不知其实我胆小如鼠。至少在他的身上,我总是选择逃避的。



直到事情过去多年,我才发现我错了。当初,也是我没能去了解他的苦衷,也没有好好解释我的想法,任他一人独对阑珊。现在,轮回尽头,我学会将自己置在他的位置上思考,才明白自己竟然错了这么多。

即使如此,我还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念着他。
我在想,我为什么会梦见你。
会梦见你欲笑不能时,抿起的嘴角上深深的酒窝;
会梦见你剪了头发时,奇怪的滑稽模样;
会梦见你渐渐消失在逆光出口的背影……
我在想,你为什么感觉不到我在梦见你。

还记得初次相遇,即使光阴消逝,时境变迁,时光波涛将一切洗涤,但是那样的笑靥,让我第一次觉得,有种感觉是那样的,刻骨铭心。
而如今,你站在阳光与阴影的交界处,静止的身影在地上拉得很长,我也再没有见过那笑容……
我的世界,只是少了你的身影,却像是失去了一切色彩的存在……
这让我害怕……


即使我知道不可能,我还是迫切的渴望见到你,告诉你,很抱歉,我没能遵守约定。没有在漂泊大雨中接住你,另外,或许你可能已经忘记了,可是,我真的曾经想过买下哈佛凤凰社,把它打造成一座有花园的豪华房子,在看得见柯克兰的高台上,有成堆的书籍。在你房间的衣柜里,永远搭配最齐全的普拉达套装,好让被“捉弄”的你,无论合适回来,都能够重展笑颜……



平淡的就像白开水,没有一点杂质,一点一滴的喜欢,Mark对Wardo的爱,永远是最简单、最纯洁的爱恋。

【TSN/MEM】Eduardo Saverin的13天【八】

人物ooc,小学生文笔,慎入






Eduardo Savein的13天【八】



第八天:加州



你是否希望,有一天,所有人都能够记住你的名字,就算有一个人不愿再叫你的名字也无所谓……

“ We’re gonna need more money, Wardo.”

“我知道,更多的服务器,更多的应用……”Eduardo坐在Mark的床上,盘着腿,甚至还穿着以往的那件黑色衬衫,但是……

“我决定去加州。”

但是,无论格局是否一样,同样的场景,未曾改变的人。即使如此,也回不到当初单纯的快乐了……

“ So, he was right .”明明是问句,却完全没有疑问的语气,这不是以前的Eduardo说话的方式。改变的,不只一个人。

“Wardo,Sean Parker 有经验,他认识风投的人,他适合Facebook…… 你不应该对他有意见的,Wardo。”

论谁人能阻止Mark,那必定是Eduardo。但是,你若问现在的Eduardo,他会闭上双眼,平静的回答你,“是过去的Eduardo。”


这个世界最难的事情,莫过于在这个多变的世界里,维持一份不变的关系。


Eduardo闭上双眼,不愿意去看Mark,不愿意去回答这个Mark,不愿意流露自己的脆弱,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Mark会注意到。

“我已经在距离斯坦福两个街区的地方找到了出租的房子,非常完美,而且还带游泳池……”Mark用他不擅长的方式向Eduardo描绘那个地方的好,语气中甚至带着一丝无人能察觉的请求,“Wardo,我们真的应该去加州。”

“……你去吧。”手不自禁的扶上纤细的手指,下意识的找寻那一片金属的冰凉,仿佛只有那冰冷才能平静Eduardo此时此刻胀痛的心。却始终,Eduardo没有找到那个熟悉的触感。低下头,入目的是白皙的双手,修长有力而骨节分明,没有任何装饰物,没有戒指。

Eduardo望向窗外,首次感受到绝望的气息,就像窗外只有他一人看得见的大雨,浇湿了自己,也终于在现在渗透进他的心。


可是,Eduardo始终不明白,你看起来是那么的自我中心,为什么我还是觉得你善解人意。




俗话说
爱情
是可以培养的

人类最爱的一定是自己

因此

才能爱上最能满足自己欲望的人




【你现在爱着的是我,还是Sean,还是Facebook】

【TSN/MEM】Eduardo Saverin的13天【七】

人物ooc,小学生文笔,慎入




Eduardo Saverin的13天【七】

第七天
Sean Parker




Eduardo Saverin是一位对人友善的绅士,认识他的每个人都知道他的好。所以大家都很难想象Eduardo会极度的讨厌一个人,甚至是Eduardo他自己,如同当初不相信自己会如此喜欢一个人这般的不敢相信自己以后会如此讨厌一个人。


但是,命中注定让他遇见了Mark,也遇见了Sean Parker。


轻浮,油嘴滑舌,他就好像是Eduardo Saverin的对立面,就如同当初一个照面就喜欢上Mark一样,Eduardo同样是一个照面就讨厌上了Sean。
或许,喜欢不一定是相向的,但是讨厌一定是相互的。Eduardo始终坚定着这一点。

讨厌一个人可以说是不需要理由的,但若你非要究其原因,估计连Eduardo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Sean出现时心中飞速膨胀的危机感、失落感,以及那浓浓的嫉妒与不甘。

“……我不想把我的二十岁年华浪费在辩护上……不过我想对他们说,这有点像用偷来的卡付偷来的游戏钱…所以我们就说,去他妈的!然后就宣布了破产……”

事实证明,就算没有Christy的参与,Mark和Sean也如同命运般“美丽的邂逅”,相互吸引。也许,喜欢欣赏Mark,是Eduardo Saverin和Sean Parker唯一的共同点了。

“……一百万美元不够Cool,你们知道什么叫Cool吗?十亿美元。”

Eduardo从来没有见到过像现在这样“心动”的Mark,就像是Eduardo一直渴望并为之努力的Mark全部的注意力,就那么轻易的被Mark送给了一个与Eduardo完全不同的人。

忽然之间,Eduardo感到悸动蔓延,它快速袭上眼角,在这突然的沉默中,酸胀的难受。

“Excuse me.”轻的如同梦中透明的呢喃,Eduardo在一片沉默中打破寂静,没有再看两人一眼,手不着痕迹地扶了扶桌子,站起身,礼貌问了周围的一位服务员,缓步走向卫生间。不停的告诫自己,不要回头。就好像这样就可以把不喜欢的画面永远的甩在身后,就好像可以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站在镜前,对面浮现的是自己熟悉又陌生的脸,不知是因为心境不同了还是如何,Eduardo觉得自己像是老了。却又不是说Eduardo的脸上出现了皱纹,只是给人感觉就像是经历过人生的悲之后的成熟和淡淡的释然。

Eduardo不禁开始想,Sean Parker其实也很好。他有创造力,有新奇的想法,他无所畏惧……说来人都有其优点,尤其Sean是成功过的人,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

【终究,是我太小肚鸡肠了…】

Eduardo苦笑的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反省着自己的自私与自傲。

这一次,Eduardo选择自己离开。

或许,这样的自己,留下的背影会好看一些。

水仍在哗哗的流,Eduardo低下头,捧起一手水浇灌在自己的脸上,希望可以洗走一脸的疲倦。可能是闭目太久,睁开眼的Eduardo竟感到有些晕厥,看到镜中的自己,血液如泼洒在水中的红墨,缓慢却不容置疑的向下坠,划过Eduardo脸上美异的弧度。Eduardo仿佛被迷惑般的伸出手,抚上那寸肌肤,如丝绸般滑腻的触感使人沦陷。Eduardo低头看着自己染红的手,仿佛迷失了自己……

“Sir ?”
“Sir !”
“ Are you okay ?”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是服务生,“先生,您在里面有很久了,您还好吗?”

“是的,抱歉。”Eduardo瞬间清醒过来,礼貌的回复了门外的人,再低头看时,手上却只剩脆弱的水渍了…



【 You have to wake up and get out…】

【 I am trying.】

【TSN/MEM】Eduardo Saverin的13天【六】

人物ooc,小学生文笔,慎入





Eduardo Saverin的13天【六】


第六天
Facebook me


“……那天天气很好,我去了拉德克利夫的宿舍。他说'看!再不动手就轮不到我们了'他带了那本杂志给我……”

比尔盖茨的演讲,说真的,这对于对计算机没有一点兴趣的经济学优秀生Eduardo来说没有一点吸引力。而使Eduardo心甘情愿坐在现在这个位子上发呆的,不过是身边的这只卷毛。
发呆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作为拥有良好礼貌的Eduardo,也很难做出在讲座中私下谈论的事情。当然,其主要原因还是Eduardo唯一认识以及可以说话的人正在认真的听讲座。
而打扰Mark,这是Eduardo在这个世界上最不愿意做的事情。

【我需要找点事情做。】

昏昏欲睡的Eduardo这样想着,于是开始观察四周。或许是因为周围也都是人,无论如何,Eduardo渐渐把自己的目光又移回了Mark身上。
微微抬高的头,是Mark认真听讲的姿势。这也使他难得的抬高了下巴,方便了Eduardo的观察。仍旧是和记忆中一样脸,逐渐清晰重合,下颌锐利的划过,勾勒出完美的棱角,也划破Eduardo心中一点点的违和感。Eduardo的眼神微微滑过Mark豆沙红唇色的湿润嘴角,来到挺直鼻梁两侧微微凹陷的脸颊。【Mark又瘦了……】Eduardo忧心的看了又看,最后才来到Mark那“Facebook蓝”的眼睛,那里曾经是Eduardo的全世界…里面是Mark的小世界,是Mark的追求,是Mark渴望,是Mark的情感模块,是Mark的Facebook。

【 You know him so well that he will not stay for you .】

“嗨!”有些尖细的女子的声音打断了Eduardo的观察与思考,“你的朋友,是Mark Zuckerberg吗?”
Eduardo转过头,这是一位有着一头乌黑亮丽长发的亚裔美女,本应该是Eduardo喜欢的类型,却莫名的给Eduardo带来一种危险的感觉。但是不回答是一件不礼貌的事情,Eduardo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对女子如此无礼,所以Eduardo礼貌的回答,“是的。”
“Cool,他创造了Facebook!”女子流露出一丝庆幸的微笑,“我是Christy,这位是Alice。”说着指了指她身边的女伴,“回去之后Facebook me,我们可以出去喝一杯。”
虽然Eduardo反常的不想回应,但还是说了一句“好”,之后赶紧回头又多看了Mark几眼来平定一下自己砰砰跳动着想要逃跑的心…

不属于自己的,终会离开

【两周之后,大家见面就说“Facebook me”,而Mark成为了校园里最闪亮的人物……】

“Mark,我们是不是应该让网络盈利了?”
“…你要怎么做?”
这是第一次Eduardo提出疑问与建议,也是除了最初在加勒比海夜外的第一次Mark直言他的想法。

“…广告”
“Wardo,或许我们以后会打广告,但绝对不是现在。”Mark面无表情的脸上是难得的严肃认真。一瞬间,Mark的脸和之前Eduardo记忆中的样子又逐渐模糊,不同于以往的稚嫩青涩,现在的Mark更显成熟稳重。
【Mark是真的变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Eduardo没由来的感到悲伤,是什么时候Mark改变而Eduardo却毫无察觉,就像是曾经两人分隔两地不相见到如今的重逢一般的微妙。



什么都在改变,却又什么都没有变。

【TSN/MEM】Eduardo Saverin的13天【五】

人物ooc,小学生文笔,慎入






Eduardo Saverin的13天【五】(下)

第五天
2:30PM

嗒…嗒…嗒…

世间万物都有其不同的规律,很多时候却被忽视,但是一旦当我们观察其细微的不同之处时,我们就会惊奇地发现它对于我们有着如此大的吸引力。但是尽管如此,命运却好似那老旧的时钟,不愿改变,所以无论我们怎样重来,无论过程如何改变,它都通向同一个结局。是不是,这就叫做,命中注定。

而此时由远至近的脚步声传来。Eduardo恍惚听到了秒针滴答滴答转动的声音,像是在倒数着什么,明明间隔应该是一致的,在Eduardo听来却无比的焦急,像是在催促着什么……

“我需要加点东西上去。”
是Mark,Eduardo瞬间清醒了过来,也渐渐回想起自己与Mark九点的约定,只是疑惑于自己是怎么进的门,以及Chris是何时离开的。可怜的Eduardo只能根据自己的处境(坐在Mark身后的床边,看着Mark说网站的事情)判断是Mark回来开了门,而自己跟了进来。至于Chris,虽然奇怪于以Chris的性格是不可能独自留Eduardo一个人在寝室门口的,而且Chris也没有理由那样做,但是由于一去想这些东西Eduardo就头疼得不行,再是实在也想不通,于是就算了。

“……感情状态、对某人的兴趣,这就是大学生活的兴趣所在:你是否与别人上了床。有些人上某些课只是为了坐在那个位子上。做他们所做的事情,这才是重点……
Wardo,你懂得,而Facebook就是将要做到这个的。”

“这听上去不错,真的不错。 This is really good! ”

“Yeah. And we are ready. 这是我们的刊头。”

“Eduardo Saverin, Co-founder and CFO.”
Eduardo低声读出那行字,“ You have no idea what that's gonna mean to my father.”声音轻的如同在对自己说话,但是Mark听到了。
“Sure I do .”

“…Mark,你睡觉休息过了吗?”

这不对,为什么明明是高兴激动的时刻,Eduardo却发自内心的害怕。
Mark转头看向Eduardo,微微皱眉,伸手拉住那个看上去像是想要逃开的Eduardo,“Wardo,the Facebook要上线了,我需要凤凰社的邮箱。”

Eduardo回望Mark深邃的眼睛,蓦然想到一句话:眼睛看到的其实不往往是真实的,因为眼睛也会骗人。Eduardo觉得这句话说得很对,因为即使现在Mark湛蓝的眼眸中全是Eduardo狼狈的倒影,他心里真正装着的却不是Eduardo。

Mark深邃的蓝,就是谎言他本身。

“好。”

Eduardo低下头寻找自己的手机,同样隐藏了自己的双眼,即使几率很小,他也不想让Mark看到那双眼睛里充满着悲伤的碎片。

“jabberwock12@harvard.edu”凤凰社的邮箱,曾经是Eduardo坚持在雪地里挨冻的理由,现在他却忘记了…

The site's live.

而Eduardo在祈祷……

【TSN/MEM/微CE?】Eduardo Saverin的13天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人物ooc,小学生文笔,慎入




Eduardo Saverin的13天【五】(上)

第五天
2014.2.4
the Facebook上线

12:30

“Wardo,wake up!”
Eduardo茫然地张开双眼,oh,是Chris。
“怎么在这儿睡着了?”Chris无奈地摇摇头,“会着凉的。”

理智又不乏温柔的嗓音与Mark和Dustin都不同,而它属于Chris,很难形容它。可以说Mark的声音就像是他的击剑,利落精准。Dustin的声音像初生的雏鸟,婉转悠长。而Chris的声音像是夏日里抚过睫毛的微风,轻柔又让人留恋,是一种你可以与之倾诉一切心里话的,可以放心依靠与信赖的声音。

“Mark又迟到了?”Chris看着呆呆的Eduardo,叹了口气,转过头看见那张写着“You said 9 o'clock! Asshole !”的白板。也是在这个时候Eduardo才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坐在Kirkland宿舍门外的木桌上。

“……Hi, Chris~”Eduardo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不清醒,才会面对看了自己半天呆呆的“笑话”的Chris不知道说什么好的!

Chris好笑的看着Eduardo,随意一转身就坐在了Eduardo的旁边,两个人紧挨在一起。毫无准备的Eduardo被突然晃动的桌子吓了一跳,好在Chris即使拉住了他才没让Eduardo跌到地上。然而这倒是难为这张不小也不大的桌子,要承受两个人的重量。

“Hey!Chris!你吓到我了。”Eduardo艰难地抽出一只手拍了Chris一下以表示不满。

“Oh,Wardo你可太无情了,看我这么贴心的在这儿陪你了呢~怎么说也得对我好点儿吧~”Chris玩笑的说着。

“说来,Chris,你不是下午有课吗?”Eduardo奇怪的问着。

“你呀!记错了,我是明天的下午有课。瞧你这个没记性的,你的记忆就像筛子一样。看来我们得多看着你点,还是说你的脑子里只有Mark了?”Chris无奈的看着Eduardo。

“不…不是这样的!你们也很重要!Chris你也是我的好朋友!我没有只顾着Mark……只是…只是Mark…Mark他是……”Eduardo连忙解释着,但是说到Mark,也不知怎么的就说不下去了。

“ I know, I know , 毕竟He is Mark。”Chris轻柔的拍着Eduardo的肩膀,温柔的看着他,“it's okay , Wardo. 你知道我只是开玩笑的。”

“是的…“Eduardo抱歉的笑了笑,垂下了头。

“怎么了么?你知道你可以和我说任何事情的,发生了什么不要总是闷在心里,I am here for you, and I will always be here for you.”

“Oh,Chris…我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我好像把大脑中的一切都混淆了……它让我心里发慌……”这还是Eduardo第一次在人前流露出无助的样子,那样的让人心疼。

“It's okay, Wardo.” Chris伸手轻轻环抱住声旁这个脆弱的Eduardo,像是偷偷的给他传递温暖,帮他驱赶黑暗,“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会在你身边。你只需要记住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会永远爱你。We will always love you whatever happens. 所以,Wardo一定要坚强哦,事情都会变好的,坏的事情也都会过去。因为我们的Wardo啊,最善良温柔了~老天爷是不会舍得让我们这么可爱的Wardo难过的……”

【…Chris你又说谎了……明明你才是那个最温柔的人……】在Chris温暖的怀抱里和那如微风的轻柔语调中,Eduardo沉沉入睡,却是这些天来第一次感到安心放松。

【话说,Chris为什么不开门呢……】

【TSN/MEM】Eduardo Saverin的13天【四】



人物ooc,小学生文笔,慎入


Eduardo Saverin的13天【四】

第四天
三大谎言

Do you know the oldest lie in America ?
That power can be innocent.
That Devil do not come from hell beneath us. No, they come from the sky.

冷……
不是那种穿着单薄站在雪地里的冷…
而是一种身体血液向上缓慢回流的夹杂着刺痛的冷……


“石碑上写着,这是约翰哈佛于1638年创建了哈佛大学…也被称为三大谎言石像……那么,这三大谎言是什么?……”

Eduardo怕冷,但是自从上次遇见Mark之后就好像一直感觉着冷。说到底,Eduardo到底为什么要参加这第二轮的奇葩“面试”,想来,自己貌似早已没有当初那种想要向父亲证明自己的想法,凤凰社也没有那么吸引人,反而让自己感到惶恐。
【那么到底为什么我要来参加第二次考核呢?】见鬼的是Eduardo自己是怎么过了第一轮的都不知道。
……
“Mr Saverin .”那人看了过来,许是冻得有些发抖,Eduardo竟看不清他的脸。
“第一,哈佛创建于1636年,而非1638年。
第二,哈佛的创始人并非约翰哈佛。
第三,这不是约翰哈佛的石像。”
“那么这是谁的石像呢?”
“…雕塑家的好友,丹尼尔切斯特。”

问题意外的简单,Eduardo都顺利的答了出来,或许是因为自己之前的认真复习,但是Eduardo却觉得好似自己经历过这么一段,而问的,正是同样的问题。
Eduardo一边穿着衣服,希望它可以帮助自己抵挡一些寒冷,然而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因为Eduardo仍旧感受着血液冰冻的感觉。又一边想着,或许加入凤凰社可以帮助推广Mark的网站。
【为什么我会觉得Mark需要这个?】

“I am sorry…… I am really sorry…… But you have to leave …… You have to wake up……”
又是那个身穿白色雨衣的男人,说着同样的话,而今天依旧没有下雨。但是,尽管Eduardo能听得懂他说什么,却是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说。

【人们说,相遇即是命运。
在见到Mark的第一眼,我便有预感我们未来的路会走很长。
那么也许,你也是我的命运……】


凤凰社是一封带着火漆印章的邀请函。
那么Mark又是什么呢?

【TSN/MEM】Eduardo Saverin的13天【三】


人物ooc,小学生文笔,慎入。




Eduardo Saverin的13天【三】

第三天
加勒比海夜

“Look,Mark's here.”
“Wardo.”


Mark就是有那样的一种魅力,让Eduardo无论在什么场合、什么时间都毫不犹豫并且心甘情愿地走向他,站在他的身边。这k
感觉就像是华生追赶着夏洛克,不同的是夏洛克会为华生停留,而Mark不会为Eduardo停留。

Eduardo知道他必须走向Mark,He has to,虽然Mark只是穿着深红里衣、黑色薄外套和拖鞋的普通人,但是Eduardo知道他的骄傲、他无与伦比的才华、他骨子里不甘平凡的心。He will be King. Eduardo始终这样相信着。

但是尽管如此,Eduardo实在是太疲倦了。直觉告诉他,他应该跳着舞步去迎接他的太阳,但是覆盖全身的酸痛感让他只能勉强站直身体,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小步缓慢地迈向Mark。而派对放着Con te partiro这首歌,缓和的曲调更是抽走了Eduardo的力气。


“Wardo.”
“Hey,Mark.”
“我有个想法,出来说。”
“可是外面只有20度……”

【我害怕了,我害怕寒冷的风雪将我冰冻,我不该害怕的,我应该无所顾忌地跟随Mark去任何地方。只怪这疾病来得太突然,我甚至无所察觉,它强硬地侵蚀了我的身躯,也爬上了我的心。】

“我受不了那个尼亚加拉瀑布,它很显然和加勒比海没有任何关系。”
“……好。”

【但是我想它并没有完全腐蚀我的心,因为拒绝Mark让我感觉不好,于是我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

门外是另一个不同的世界,它飘飞着霜雪。
而Eduardo又感觉不好了,Mark穿得太少太单薄了,尤其是拖鞋,会冻坏脚的。

“人们会争着上facemash,但并不是因为他们想看美女……大家想在网上看他们的朋友……为什么我们不创建这样一个网站呢?……”

Mark仍然在说着什么,Eduardo其实并不是十分了解Mark到底说了什么,但是他喜欢听Mark说话。这话说来其实也不对,因为Eduardo喜欢Mark的everything。

“我们会需要一点资金租个服务器传到网上去,我七成,你三成……You are CFO.”
“Let's do it.”

也是,除了这个Eduardo还能说些什么呢。毕竟他永远也学不会拒绝Mark。

“By the way, 听说你收到了凤凰社的邀请。Congratulations.”

“…Mark?”Eduardo转过头,却只看到Mark转身离开的背影。拉开一半的门就像两个世界的界线。Eduardo难以抑制地产生一种恐惧,一种他与Mark不是同一世界的感觉,一种他永远也无法追上那个背影的恐慌。也许他只是害怕刚刚Mark说的东西,也许他只是害怕将要发生的改变。



“Wardo,快关上门!外面冻死了!”Dustin赶忙跑来,“……Wardo,你还好吗?……怎么……哭了……?这本应该是一个Happy memory啊。”



Maybe , it's just because, for the first time, I felt that he will not stay for me.

And I am scared.



室内仍旧播放着那首抒情歌曲,柔和的曲调与派对的热闹鲜明对比。然而奇怪的是,没有人觉得这不对。

【TSN/MEM】Eduardo Saverin的13天【二】


人物ooc,小学生文笔,慎入。




Eduardo Saverin的13天【二】

第二天
2:08AM

“Wardo.”
“oh…Hi,Mark.你和Erica分手了?”
【我怎么过来的…?】
“……yeah.”
“Are you alright ?”
“I need you.”
“I am here for you.”
“Thank you, and I need the algorithm.”
……

【他刚刚是说了Thank you吗……?】

“ Wardo, I need the algorithm.”
“…yeah, yeah, okay.”
“Wardo,作为我才是有可能喝醉的人,你不应该恍惚成这个样子的。但是介于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出于礼貌我可能应该问一句,You okay?”Mark手拿着啤酒,脸上却是莫名的严肃。

这不对,这完全不对。Mark的眼中每一个角落都是Eduardo,他的全部的注意力。他湛蓝色的广阔天空,他湛蓝色的无边海洋,里面锁着一个Eduardo,只有Eduardo。
Wrong!So wrong!Mark的注意力应该全部在the Facebook的,Eduardo没有丝毫的位置。害怕沉溺在那片水域,Eduardo垂下眼眸,拿起马克笔,错开两人的视线,走到窗边。

“每个女生有1400的基础分,在某一时刻女生A得到Ra的评分,女生B得到Rb的评分……”Eduardo一边解释一边写下Mark需要的公式。
“Ok, let's do this .”Mark转身到电脑屏幕前,再次飞快的打起代码。这让Eduardo莫名的松了口气又耐不住心里的一丝失落苦涩。
……
“Mark.你刚刚是对我说了Thank you吗?”靠在窗边,Eduardo这样问着。
“No,我问你要了公式,Wardo。”Mark奇怪的看了Eduardo一眼,就像是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会记不住刚刚发生的事情。
“是么。”Eduardo转头看向床上那两行公式喃喃道,“我想也是。”

【“He will not stay for me.”】“ Maybe.”

“Sorry……I am sorry……”
【又是…那个声音…】

“外面下雨了吗?”
“外面怎么会下雨呢,Wardo,你刚刚就是这样跑过来的啊,而且你看外面并没有雨,也没有人打伞。”Chris好笑的看着Eduardo。
“可是我看到一个穿着白色雨衣的男人,就在那颗树下……”Eduardo指着一个方向,转头对着站在自己身后的英俊男子解释这
着。
“Wardo,那里没有人啊,只是你看错了。”Chris温柔的拍拍Eduardo的肩膀,说道,“到床上休息一会儿吧,凌晨赶来想必你也累了,最近学业也不轻松。”Chris温柔的拉着Eduardo的手到Mark的床边坐下,“反正Mark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想睡觉的。”
“但是我应该看着Mark…”Eduardo诧异的转过头,果真,树下一个人都没有。

“Wardo,你不需要时时刻刻看着Mark,Mark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你太累了,休息吧。“Chris的声音很温柔,但是为什么Eduardo觉得充满了悲伤。头还是很疼,或许真的是因为熬夜太辛苦了。
“睡一觉就好了……”Chris的声音传了过来,Eduardo缓缓闭上双眼,与此同时,消失眼前的是Mark电脑前的背影……




【等等……What is the Facebook?】

【TSN/MEM】Eduardo Saverin的13天【一】

预警?
人物ooc,作者小学生文笔,作为一名优秀的理科生,很尽职的没有训练任何的文笔,希望有人喜欢,不喜勿喷,谢谢🙏




Eduardo Saverin的13天【一】

第一天
新生聚会

“为什么会有人喝醉之后学救护车的叫声?”
“I have no idea…”
“…Maybe he is crazy ……”
“……”
“……但别说,他学的还真像……”

【这是…新生聚会…?】
Eduardo狠狠地甩了一下自己混乱的大脑,在身边支撑自己身体的桌子上随手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我一定是喝了太多酒了…】
Eduardo抬起右手按抚着太阳穴希望可以让自己好过些,然而他觉得可能这个方法并没有用。因为他看见了一位男生。

是的,男生。

注意到他是一件简单又困难的事情。

简单是因为他与众不同的气场,在众多身着西装和衬衣的人群中,唯有他穿着灰色连帽衫、运动裤和拖鞋。是的,拖鞋。个子不高,一双充满智慧的湛蓝色眼眸【为什么充满智慧?我并不认识他…】,以及一头凌乱的小卷发。而Eduardo觉得这头卷发可爱极了!他站在角落,随意地依靠墙站着,双手插兜,无所谓的低着头。他是多么的独特,以至于Eduardo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他。
困难的是,在一群极力表现自己的人中,他很安静,就像不愿意与那些浮夸的人交流一样。

【或许他只是不擅长与人沟通…】
Eduardo这样想着,终是迈开脚步走上前去。
“Hi!Eduardo, Eduardo Saverin . Great to meet you~"带着甜甜的笑容,Eduardo伸出自己修长白皙的手,微微歪着头。又有谁能拒绝这样可爱的Eduardo呢。

短暂的沉默,男生抬起头,有些惊讶地看着Eduardo。谁知道见鬼的Eduardo是怎么在这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那细微的心理变化的。男生打量着,眼中闪着奇异的光芒,很快就拿出口袋中的手握了上来。

“Mark.”
他的声音就和他的人一样,带着点点的冰凉,划破这一屋子暧昧的热度,点醒沉醉的Eduardo。

【 “He will not stay for me……”】

【是谁……?】低沉的声音,带着巴西口音的软糯声音此时就像蘸满了厚厚的黑巧克力酱,甜蜜又苦涩。复杂得让人想要落泪。

而此时,一位身穿白色防水衣的陌生男子站在另一个不远的角落,对着这个方向说着抱歉…
“I am sorry…”他的声音就像勺子刮在瓷碗上的那样刺耳,奇怪的是,相隔这么远,在这嘈杂的人群中,Eduardo好像是唯一听见他的“低语”的人……【头…好疼……】

“Eduardo.”
“…Eduardo?”
“…Eduardo!”
……

“Wardo.”
【……Mark?】